輾轉6國 江蘇企業兩員工“背”回3000多隻“洋口罩”

2020年03月07日12:21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蘇柏茹(左)、陸慧(中)為同事發放口罩。協鑫能源工程供圖

裝滿口罩的行李箱 協鑫能源工程供圖

3月5日9時,協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管理中心89位員工在例行體溫檢測后,分別領取了一隻一次性口罩。細心的員工發現,與以往不同,今天配發的是醫用外科口罩,顏色由淡綠色變成了淺藍色。原來,這是來自大洋彼岸,由公司兩位女同事輾轉6國,從海外“背”回到蘇州的“洋口罩”。

飛機落地 海關告知“武漢封城”

蘇柏茹和陸慧,分別供職於協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供應鏈管理部和工程管理中心,兩個人都喜歡旅行。2019年國慶節前,她們就規劃了這次東歐、西亞之旅。

1月22日晚,兩人從浦東機場起飛,開啟了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三國的旅行時間。按照計劃,她們1月31日回國。

當地時間1月23日5時,兩人飛抵阿塞拜疆。一看到來自中國的朋友入關,海關人員友好地提醒她們,“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已經封城”。“臨行前,沒料到疫情會發展到那麼嚴重”,兩人打開手機,親戚朋友提醒她們注意安全,“國內口罩緊俏,如方便,請幫忙代購”的消息就紛紛涌來。

“當時真的驚呆了,在上海還風平浪靜,沒想到一晚上就出了這麼大的事!”蘇柏茹說,“還沒開始玩兒,好幾個朋友居然讓我給他們採購口罩。”

1月24日晚,兩人乘火車前往格魯吉亞。入境時,當地海關和警察對中國游客格外關注﹔到酒店,兩人的行程軌跡和健康狀況被盤問得一清二楚,現場一度尷尬﹔再到后來,預定從亞美尼亞回國的航班突然被取消。這一場場經歷,讓蘇柏茹和陸慧隻得改變既定行程。

跨國旅行變“國際採購” 輾轉6國買口罩

她們想到,親朋好友都說國內“一罩難求”,那公司復工一定需要大批口罩,怎麼辦?兩人決定,想方設法採購口罩,為家人同事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但購買時,兩人發現,隨著疫情在國際傳播,外國的口罩不僅越來越貴,也越來越難買,有些藥店甚至對她們拒售。接連幾天,兩人在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首都跑了十幾家藥店,僅僅湊到幾百隻口罩。

“既然回國的航班取消,假期延長,干脆多去周邊國家碰碰運氣。”在隨后的一個多星期裡,兩人分頭行動,蘇柏茹前往伊朗,陸慧去塞爾維亞和波黑,採購更多的口罩。

一場跨國旅行變成了“國際大採購”。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是一座山城,個頭矮小的陸慧,推著兩隻半人高的行李箱爬坡下坡,挨個搜尋藥店,一家家求購。一天下來,把陸慧累得精疲力盡,晚上回到酒店,發現腳指頭都磨破了。

和陸慧一樣,身在伊朗德黑蘭的蘇柏茹也是滿城張羅口罩。現場有的全買走,現場沒有的,就跟店主人預約時間提貨。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天下來,兩個人為了一隻口罩,奔波在異國他鄉,最終湊到了3000多隻。

幾經周折 最終“過”關

讓蘇柏茹印象最深的,是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由於這裡不能刷任何國際信用卡,外賓購買物品隻能使用美元現金。此時,她身上隻剩40美元現金。

蘇柏茹說,當時伊朗政府已經決定對所有藥店的口罩供貨實行管制,本國人都有限制,外國人就更難購買。關鍵時刻,她突然想到了一位平時有業務聯絡的伊朗朋友。很快,伊朗朋友趕過來,一邊幫忙找貨源,一邊給蘇柏茹當向導,幾乎跑遍了德黑蘭的大街小巷,並替她墊錢購買了1000多隻口罩。“伊朗奇遇,讓我一輩子都銘記於心。”蘇柏茹笑著說。

就這樣,蘇柏茹回酒店打點行囊,1000多隻口罩塞滿了行李箱,隻得取消了給家人捎帶禮物的計劃。

來到德黑蘭機場,蘇柏茹的行李被海關查扣,對方態度異常強硬:伊朗政府明確規定口罩不得出境。蘇柏茹一下傻眼了,“當時真是急死了,一方面語言交流不暢,另一方面,眼看這麼多天的付出就要化為泡影,不甘心!”

蘇柏茹隻得又撥通伊朗朋友的電話,再次向他求助。經過3個多小時的交涉,海關最終同意出關,但必須由伊朗朋友出具相關証明並個人擔保。

蘇柏茹久懸的心落了地,口罩成功出境。“登上飛機那一刻,心情就好像重獲自由一樣,終於可以回家了!”蘇柏茹說,途中要到土耳其轉機,原本10個小時的航程,因為出關受阻,最終用了30多個小時。

2月10日一大早,正是公司復工的第一天,兩個人就把輾轉6個國家“背”回的3000多隻越洋口罩送到了公司。

3月5日,在2020年“三八”婦女節前,她們親手把這批口罩發給了同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女同胞們把精心准備的防疫物資,發放給員工,既讓員工們感受到公司大家庭的溫暖,也讓大家過一個有意義的婦女節。”協鑫能源工程副總裁、工會主席張海燕說道。(謝新文 常航)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