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比肩蘇南,躋身“萬億俱樂部”的底氣在哪裡?

人民網記者王繼亮

2020年04月09日07:2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圖為通州灣示范區

江蘇經濟版圖中,后起之秀南通正在成為最大變數。

百年前,清末狀元張謇以“父教育,母實業”的先進理念,將南通建成“近代中國第一城”﹔而今,不斷融入多重發展戰略的南通,雄心勃勃地喊出了振聾發聵的聲音:“比肩蘇南,融入上海,邁進‘萬億俱樂部’。”

去年GDP已近9400億元的南通,即將成為繼蘇州、南京和無錫之后邁入“萬億俱樂部”的江蘇第四城。“面對過萬億,我們准備好了沒有?”南通市委書記徐惠民近期多次強調,要自覺把南通擺在蘇南板塊,拿出比肩蘇南的底氣、追趕蘇南的勇氣。那麼,南通爭先進位的底氣到底在哪裡?

告別“難通”,發力國家戰略

在《2020年江蘇省重大項目名單》上,“南通新機場”正式上榜重大基礎設施儲備項目名單。這意味著,南通在融入上海的道路上又近了一步。

南通要融入上海的決心,並非一朝一夕。2019年5月,在北沿江高鐵、南通新機場、通州灣海港三大基礎性工程被納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后,時任南通市長的徐惠民就在第二屆通商大會上正式宣布了這一消息。徐惠民說,這些工程一旦建成,南通將成為長江經濟帶戰略支點和上海大都市北翼門戶城市,進入上海半小時都市經濟圈。

根據規劃,北沿江高鐵將穿越南通、經崇明島過江與上海連接,而“南通新機場”更是作為上海國際航空樞紐重要組成部分,和上海虹橋機場、浦東機場共同組成上海航空主樞紐。

如今,南通在融入上海的道路上順風順水,但30年前的南通盡管濱江達海,卻也隻能“望江興嘆”,畢竟“有江無橋”,既難分享上海的溢出效應,也地處江蘇邊緣,道路“難通”。首條過江大橋——蘇通長江大橋,直至2008年才建成通車。

近年來,南通在構建現代交通體系上步履鏗鏘:寧啟鐵路二期、海啟高速、錫通高速北接線通車,興東機場新航站樓投入使用,滬通長江公鐵大橋即將竣工……南通告別“難通”,正成為長三角地區重要交通樞紐城市。通過不斷融入國家及省級發展戰略,搶抓“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江海聯動”等多重戰略機遇,南通為發展蓄積了動能。

2017年,南通市以7734億元登上江蘇13個設區市的第四位,成為全省經濟發展最有潛力的明星城市﹔2018年至2019年,南通力壓蘇南城市常州、鎮江,穩坐全省第四把交椅。即便面對排名第三的無錫,南通也不遑多讓。江蘇省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南通和無錫的GDP分別是9383.5億元、11852.32億元,而南通GDP的增量和增速雙雙超過了無錫。

隨著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在徐惠民看來,這給南通帶來了百年未有的新機遇,“我們提出了要全方位融入蘇南,全方位對接上海,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將通州灣打造成為江蘇的新出海口,成為全市新一輪發展的新引擎”。

融入蘇南,做好“大文章”

大項目是穩增長的“壓艙石”,是高質量發展的“強支撐”。在蘇南工作多年,南通市委書記徐惠民對此有清醒的認識,蘇州正是以巨大的開放定力和非凡的開明氣度集聚了一大批高質量項目,支撐了持續性高質量發展。而南通沖擊萬億俱樂部的底氣,正是其手握的20余個百億級重大產業項目,2020年,南通有36個項目入圍江蘇省重大項目投資計劃,數量位居全省前列。

搶大項目,做“大文章”,但並不意味著南通大干快上,“搶到碗裡都是菜”。記者注意到,處於新時代發展風口的南通,近年來正加快發展高端紡織、船舶海工和電子信息三大重點支柱產業,發力智能裝備、新材料、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車三大重點新興產業,以“3+3”的大產業布局,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和新舊動能轉換,不斷融入蘇南。

通過完善南通市領導挂鉤聯系推進重大項目機制,推行重大項目“一項一策”精准服務,系統破解資源供給、政策配套、服務保障等難題,算大賬、看長遠,加快推動一批百億級重特大產業項目落地建設,確保中天鋼鐵、正威新材料等項目年內開工,推動桐昆聚酯一體化、招商局豪華郵輪、華峰超纖、恆科新材料等項目加快建設,力爭中航輕合金、金光紙業等項目建成投產。

南通市發改委副主任郝三旺認為,“南通對標蘇南,這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要求,也憑借其后發優勢,土地開發強度遠低於蘇州、無錫等地,從而能讓中天鋼鐵、金光紙業等重特大項目從蘇南轉移而來。”

事實上,通過近幾年的努力,南通與蘇南的融合,無論在產業發展的層次上,還是體量與質量上,都已形成了良好的資源統籌和要素互動,南通也具備了“比肩蘇南”的發展態勢和前景。郝三旺說,融入蘇南,不僅是產業的融入,還要不斷拉長產業鏈,拓展和延申蘇南的產業鏈,這樣在產業及產業層次上才能與蘇南融為一體,隻有在放大自己空間發展優勢、提升自己產業層次的基礎上才能融入蘇南,目前從發展態勢和經濟總量來看,南通邁入“萬億俱樂部”已無懸念。

敢於亮劍,對標蘇州勇爭先

2020年初,在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藍紹敏明確提出“開放再出發”,重拾“三大法寶”——“昆山之路”“張家港精神”“園區經驗”之際,南通市委也部署學習借鑒蘇州“三大法寶”,為南通全方位融入蘇南、全方位對接上海、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開出“處方”。

南通正以比肩蘇南的勇氣、不甘中游的志氣、爭當先鋒的銳氣,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全方位追趕超越,以實際行動回答好新時代南通的“發展四問”:面對新機遇,我們准備好了沒有﹔面對過萬億,我們准備好了沒有﹔面對大項目,我們准備好了沒有﹔面對爭先鋒,我們准備好了沒有。

盡管南通2019年GDP僅相當於蘇州的一半,但南通市委的此舉正應了古語“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要做先鋒,隻能對標強市蘇州。這背后也是南通肩負重托的體現。2018年11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南通考察時就指出,要以國際一流水平規劃建設通州灣海港,把通州灣建設成為長江經濟帶戰略支點﹔同年,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在南通市調研時提出了“一個龍頭、三個先鋒”時代使命,要南通在國家大戰略中抓住機遇、放大優勢,努力成為江蘇沿海崛起的龍頭,爭當解放思想跨越發展的先鋒、全省高質量發展的先鋒、新時代干事創業的先鋒。

南通市委黨校教授季建林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南通與蘇州等蘇南城市之間的經濟差距,表面上看是數字,實質上是理念上的差距。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南通要實現這一目標,需要更加自覺地踐行新發展理念,尋求新發展路徑。

對此,江蘇省政府參事、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建議,空間融合,構建區域經濟發展的新格局﹔產業融合,構建具有南通特色的現代產業體系﹔平台融合,構建充滿活力的區域創新體系﹔機制融合,構建和諧共生的親商營商環境,將為南通全面融入蘇南、打造區域新增長極開辟新路徑。

不過,季建林也表示,“經濟總量躋身GDP萬億俱樂部,並不代表質量上台階,因此,南通必須更加自覺地把新發展理念作為指揮棒、紅綠燈,更加主動地對標蘇南先進城市,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推動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方面與萬億級城市相匹配。”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