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康庄”江蘇篇

小康之路|沭陽:一心念好花木經 多策織牢保障網

耿志超 黃啟源

2020年08月28日10:56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今年,是全面小康社會建成之年。1983年初,鄧小平同志視察蘇州,蘇州之行印証了小康社會建設的現實可行性﹔2014年末,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江蘇,明確提出建設“強富美高新江蘇”的殷切期望,“強富美高”已成為江蘇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孜孜追求。改革開放40多年來,從小康到全面小康,江蘇持續走在前列,作出表率。為此,本網從村居、街鎮、縣區以至設區市等不同層面選取報道對象,推出“小康之路”系列融媒體報道。

“嘩”“嘩”“嘩”......和著打包花木的膠帶聲,姜愛花的“小草園藝”直播間裡,銷售火熱。

從零起步,如今的“小草園藝”已是江蘇沭陽鼎鼎有名的網店品牌,年銷售額600萬元以上。

“南花北移之地,北木南遷之所。”作為全國聞名的“花木之鄉”,沭陽縣花木種植面積約60萬畝,從業人員達30萬人,年產值超過了160億元。

“花木是我們的優勢產業之一,也是重點扶貧產業。”在沭陽縣扶貧辦主任周銘敏看來,經過多年發展,借力“互聯網+”的東風,沭陽花木產業正逐步由主產區向南部等貧困地區擴展,更多的低收入農戶以此實現了脫貧增收。

在姜愛花家的盆景園內,一位花農正在修剪花木。耿志超攝

花木產業,開啟百姓致富路

沭陽的秋,郁郁蔥蔥。

“這是修剪后的羅漢鬆,看好的親們,可以下單了!……”走進新河鎮周圈村花農姜愛花的家中,好似進入一座偌大的盆景園,處處透露著生機。

從小就對花草有著濃厚興趣,在網絡銷售興起之前,姜愛花便常和丈夫周航舶拉著一車花卉綠植,在附近的村鎮、集市奔波售賣。“忙忙碌碌一天,效益並不是太好。”姜愛花說,大多數時候,跑一個集市,也賣不出幾盆。

2006年下半年,偶然了解到網絡銷售這一方式,姜愛花頓時覺得眼前一亮,“坐在家裡,就能把花木賣出去,為什麼不試一試呢?”

沒過多久,周圈村首家花木網店“小草園藝”開張了。姜愛花也隨之走上了致富路。

實施“寬帶村村通”、打造物流園區、施行獎補政策......彼時,為了支持像姜愛花一樣的創業者,沭陽縣從解決資金、技術、產品、物流等問題著手,幫助眾多低收入戶順利度過了就業關、創業關。

沭陽,既是江蘇人口最多的縣,也是全省扶貧工作重點縣,有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23萬、省定經濟薄弱村59個,“北富南窮,尤其是東南角的連沭結合部片區,交通區位差、基礎設施落后,是全縣最為貧困的地方。”在周銘敏看來,隻有精准施策,才能提升貧困群體“造血”能力。

在姜愛花的影響和帶動下,周圈村的村民們紛紛開始在網上銷售花木,各種網店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數量也是逐年遞增,周圈村也先后獲評為“中國盆景淘寶第一村”“江蘇省電子商務示范村”等。

2017年,新河鎮試點組建了電商協會婦聯,通過搭建互幫互助的平台,實現資源互補,促進發展。當年便吸收女性會員100余名,以“小草園藝”為實訓基地,先后有來自各地的258人接受免費培訓,30余名女性成功創辦網店。

沭陽縣隴集鎮蝴蝶蘭扶貧產業基地 丁華明攝

在不少人看來,發展產業扶貧,重在群眾受益,難在如何持續穩定。

為此,當地政府除了每年免費提供三次園藝師培訓外,還以花木節等活動為媒,邀請全國各地知名盆景派系的園藝師帶著作品來參展,搭建交流平台,推動園藝水平的提升。

沒有資金支持,產業扶貧一樣舉步維艱。

針對電商資產少、用款急、備貨資金需求大等特點,江蘇農行通過與村委會對接,對新河鎮周圈村、維新村,顏集鎮堰下村、花晏村開展整村送金融服務上門。“截至6月末,我行累計為新河鎮發放農戶貸款2087筆、金額3.58億元。”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這便是沭陽縣創新出台的小額信貸金融扶貧政策,不僅縣裡專門設立了1500萬元電商扶貧專項資金,還聯合第三方金融機構,共同推動扶貧資金市場化運作,為基層創業者保駕護航。

獨臂開網店的李敏﹔專銷干花工藝品的張金娟......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協會這一平台實現創業就業,其中有40%的會員來自顏集、廟頭、扎下、耿圩、沭城等周邊鄉鎮,並吸納全國各地粉絲5萬余人。

截至2019年,僅周圈村花木盆景銷售這一項,年線上交易額便超過了1億元,帶動從業3000多人。

沭陽縣扶貧病房 丁華明攝

健康扶貧,兜底民生保障網

“不是縣裡的好政策,我根本不敢住院的。”作為建檔立卡低收入戶,湯澗鎮張坦村70歲的黃加品是當地健康扶貧政策的受益者之一。

因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等,黃加品需要長期治療。前段時間病重住院,她的住院總費用達到29000多元,在政策的幫扶下,出院時她隻需自付1450多元。

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沭陽縣有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23萬,約佔全省的1/11,其中因病致貧者不在少數。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

“也正是如此,對於不少建檔立卡戶來說,生一場大病,可能就會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困難。”沭陽縣衛健委醫政科科長何建成坦言,低收入人口“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尤為凸顯。

2017年,沭陽縣出台《關於推行“先診療后付費”結算服務模式的通知》,在全縣范圍內全面實施先診療后付費政策,推行“一站式”結算服務。

“我們將基本保險、大病保險等全部納入‘一站式’結算平台,低收入人口住院患者隻需在出院時支付自付費用即可。”何建成告訴記者,目前,全縣各醫療機構醫保結算系統內均加入低收入人口信息提示模塊,通過技術手段實現政策的全面落實。同時,施行財政全額資助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享受免費健康體檢等惠民服務。

在沭陽縣人民醫院,記者在繳費窗口看到,低收入人口在入院刷卡時,二、三級醫院的系統便會自動彈窗“此人為建檔立卡戶,無需繳納住院押金”的提示。“這樣很方便,一目了然。”一位正在辦理住院手續的病人說。

據了解,2020年以來,全縣已累計為28302名建檔立卡戶實施“先診療后付費”。

“先診療后付費”解決了“看病難”的問題,“看病貴”的問題又該如何應對?

來自沭陽縣衛健委的信息顯示,在保障醫療質量和臨床需求的前提下,各級醫療機構原則上不使用醫保目錄中丙類和醫保目錄外的藥品、耗材、檢查檢驗項目等,確保低收入患者住院期間自費醫療費用控制在住院總費用的10%以內。

“縣裡要求各一級及以上醫療機構在收治建檔立卡低收入患者時,將乙類自付費用比例嚴格控制在8%以內,確保低收入人口‘看病貴’問題大大減輕。”沭陽縣衛健委相關人士說。

那麼,實際效果到底如何?

沭陽縣人民醫院副院長姜亞兵給出了答案,他表示,目前,像五保戶、低保戶住院,不用交押金,憑鄉鎮民政的有效証明可直接住進醫院專門設置的扶貧病房治療,出院時醫保報銷后,我們對五保戶自付部分全部減免,對低保患者自付部分再減60%,大大減輕低收入人口住院就醫負擔。

姜亞兵透露,從2019年12月起,為落實建檔立卡人員個人自付費用不超過總費用10%的目標,該院先后為此類患者墊付250萬余元。

沭陽縣錢集鎮效佐村農民喜遷新居 丁華明攝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

在當地,所有低收入戶家庭的孩子,從幼兒園到大學,都可獲得政府每人每年1200-5000元的資助。這是沭陽縣“十三五”期間為確保不讓一個孩子因貧失學專門出台的政策。“‘兩不愁三保障’是民生底線,我們據此出台教育、醫療等扶貧資助政策,從根本上解決貧困代際傳遞。”沭陽縣委書記卞建軍坦言。

50多平方米帶院子的房子,水電、煤氣、家具等一應俱全。這是錢集鎮西北組77歲村民湯井玉的新家,住進新房他沒花一分錢,每月還可領近600元低保。

加快推進民生事業項目建設,是沭陽縣為低收入人口推行的一項重要民生工程,目前,全縣6個規劃發展村庄全部建成,在此基礎上,規范建設農房改善項目13個,現已建成6個,在建3個。

據周銘敏介紹,當前,針對相對貧困戶易貧、返貧壓力加大問題,縣裡一方面加強監測干預,制定出台《加強幫扶防止返貧實施辦法》,將脫貧不穩定戶、易致貧邊緣戶納入重點監測范圍,另一方面,及時組織開展“送崗位、促增收”活動,今年以來,安排扶貧專項資金,為低收入農戶購買公益性崗位687個。

截至2019年底,沭陽縣低收入人口年可支配收入全部超過6000元省定脫貧標准線。沭陽縣作為江蘇12個省級重點幫扶縣區之一也如期摘帽!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