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新冠肺炎患者自述治疗经历:从恐惧到感恩

2020年02月17日08:14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13天,从恐惧烦躁到感动感恩

出院一刻,刘伟和护士小姐姐拥抱。

躺在自己的房间,28岁的刘伟(化名)长长松了口气。2月8日从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分院)出院,回家几天,体力恢复得还不错。昨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对话刘伟,刘伟回忆这十几天的治疗情况,说有焦虑有烦躁的时候,但更多的是感谢与感动,并且表示:以前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夜猫子,以后再也不熬夜了。

退烧、高烧,反反复复数次

1月27日上午,他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口罩,全副武装地跟着120急救员上了救护车。车子从江北的一家医院开出,一路呼啸,抵达了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分院,刘伟开启了为期13天的隔离治疗。

刘伟住进了一间能摆放三张病床的房间,有10天,刘伟独自住在这间病房。不能出房门,除了睡觉,刘伟多数时间在看手机。

怎么发病的?刘伟说至今是个“奇案”。1月16日,刘伟到上海出差。其间他和从武汉分公司来的同事住在同一间房。1月16—18日,刘伟几乎时刻和那位同事呆在一块。让刘伟庆幸的是,这位武汉来的同事并没有生病。

刘伟第一次感到不太舒服是1月21日,浑身乏力,身上还发冷。刘伟来到江北一家医院就诊,体温为38.3摄氏度,奇怪的是验血报告无明显异常,个别指标略有升高。当时江苏还没有确诊患者,气氛还没这么紧张。医生说挂水看看,结果效果很明显,挂完水刘伟就退烧了。

回到家,刘伟蒙被大睡。大约过了12个小时后,温度又上来了。刘伟迷迷糊糊吃了退烧药,发了一身汗,温度降了点。可过了几个小时,高烧又卷土重来,这回烧到了39摄氏度,就这样来回反复了数次。22、23、24日刘伟请假在家休息,其间病情有好转,到除夕夜他又发烧了。大年初一刘伟值班,他先去了趟单位,下班后匆匆赶去了江北的那家医院。这趟出门,他全程戴好口罩。“第二次去医院,明显感到大家重视起来。”护士听说刘伟已发烧几天,并与武汉市民有密切接触史,立刻提高警惕,把他留了下来。经过验血、CT检查,医生告诉刘伟他的肺部有感染。

CT结果出来后,刘伟被火速转院送到江北一家定点收治的三级医院。到26日晚上,医生告诉刘伟,初筛结果显示“阳性”。

鼻子酸了,值夜的小护士瞒着家人

1月26日这个夜晚,刘伟终身难忘。躺在隔离病房里,手机放在床头震动个不停,询问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有父母、朋友、同事、社区工作人员……

手机刷了很久,刘伟注意到,隔离病房的墙角那位护士一直在那坐着。“你要整夜陪在这吗?”小护士点了点头。“就在病床对角的位置,离我两三米,她穿着防护服静静地坐着,隔一段时间过来给我量个体温。”聊天中,刘伟得知这位护士才22岁,家住南京六合区。当晚,她瞒着家人偷偷来值守的。“父母不知道我上发热门诊,进隔离病区。不想让他们担心。”听到这里,刘伟的鼻子酸酸的,“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有勇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第一次烦躁,“有点小激动”

1月27日,一夜无眠。28日早晨,刘伟确诊了。“我这人平时性格开朗,没什么脾气,那下是有点失控了。”刘伟说,这是他整个病程中唯一的一次情绪失控。很快他就搞清楚了,病房的二楼有日用品专供服务点,微信上下个单,师傅每天下午会送到隔离病房门口,护士帮忙拿进来。“很方便,缺什么随时买,我后来买了一堆零食,无聊就吃东西。”

最初的4天,刘伟起床后先吃两颗药,接着是挂水。每天先是挂10小袋,每袋只要挂5分钟就能挂完。值班的护士每过三四分钟跑进来一趟,来来回回跑十来趟。“跑到后面,她的护目镜都变模糊了,我听到她的喘气声。”10小袋挂完还有两大瓶。挂水的间隙,护士为他冲了中药颗粒。临睡前,还有两颗和早晨一样的药。“据医生说,早晚各两颗的药主要作用是抗病毒、提高自身免疫力,但我一吃就拉肚子。医生给我调整了用药,还加了止泻的药。”入院第三天,刘伟退烧了。“前几天迷迷糊糊的,不发烧整个人都清爽了。”从第四天开始,刘伟不用挂水了,每天只要吃药。

出院那天听声音“认出”护士姐姐

2月8日,下午2点左右,刘伟正准备睡午觉。护士姐姐突然进来说:“刘伟你可以出院了,恭喜你,快收拾下东西。”下午四五点他和其他几位病友一起走出病房。 “你是小马姐姐吧?”“没错,是我。”捧过护士姐姐递过的鲜花,刘伟听声音“认出”了照顾他十多天的护士马彧婉。这十几天时间里,几个护士姐姐轮流照顾刘伟,他和马彧婉交流得更多。“护士们每天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看不到脸。但我对她们的声音很熟悉,能听声音分辨谁是谁。”

刘伟说,是医护人员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经历了这次生病,刘伟说最大的感触是“再不敢熬夜了。”过去他是不折不扣的夜猫子,不到凌晨两三点不睡觉,“经常熬夜,免疫力低,不然为什么我会中招呢。” (蔡蕴琦 朱信智)

(责编:萧潇、张妍)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