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被感染如何渡过心理难关?看看这个防护手册

2020年02月18日14:22  来源:中国之声
 
原标题:《医护人员心理防护手册》:万一被感染,如何渡过心理难关?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肖劲松

  他们是逆行的白衣天使

  他们是抗击疫情一线的战士

  可他们也是普通人

  面对疫情危机和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

  医护人员同样会出现各种心理问题

  如何帮助身处防控一线的他们

  进行心理减负、对抗压力

  中国之声特别制作

  《医护人员心理防护手册》

  今天邀请到的心理防护专家是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

  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 肖劲松

  疫情发生后

  他一直在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心理咨询

  有医务人员因为工作而被意外感染了新冠肺炎,甚至有的还传染给了家人。您在一线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他们会面临怎样的心理压力?该如何渡过心理难关?

  肖劲松:好多医务人员感觉自己对家庭是有愧的。我曾经到病房去做了一个紧急心理干预,一个医务人员,他感觉到自己把家里人都传染了。当时我就是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心理学里面叫支持疗法。首先对他的情感感受要感同身受,我们称为同理。第二,给他建立一个所谓的情感和生活医疗的支持系统,比如说他担心他的父母病了没地方去怎么样的,我就告诉他哪些资源是可以利用的,比如社区。

  他在我的面前情绪比较激动,我就让他宣泄。稳定了以后我就跟他做了一个心理医生经常做的方法就是认知疗法。他主要的认知问题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对。他认为自己是家庭的罪人,他就把自己跟家对立起来,那么对立起来有什么坏处呢?一个坏处就是他不应该承担的责任,承担在他的身上,因为染病是病魔(造成的),不是他造成的。第二点,他跟家庭对立起来以后,就失去了家庭情感的支持系统,他再大的苦、再大的累、再大的委屈都不敢跟家人倾诉了。我对他的归因就做了一个调整,我们不是家庭的罪人,而是这场大疫你们全家都是受害者,后来他也接纳了我的观点。这样一来的话,他就可以跟家人同呼吸、共命运了。家庭的支持系统也重新建立起来。

  看到周围的同事们全力以赴投入到救助病患的工作中,有些医护人员对于自己心理上的波动,可能会感到有些开不了口,不好意思和别人倾诉。您觉得能通过自我克服解决心理问题吗?对这样的医护人员,您有什么建议?

  肖劲松:大家不要回避心理问题,不要回避我们的情绪,要正视它。我们不害怕它,有了问题拿出来讨论,拿出来跟心理咨询师一起来来谈论这个事情,可能更有助于我们心理的康复,大家也要相信一点,即使是非常大的创伤也会痊愈,只不过就是这个时间就会要更长一些。这是一个程度的差异,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不回避,然后也不害怕心理问题。

  紧张工作时,大多数医护人员觉察不到自己存在心理问题。但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就会面临“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这是因为什么?这些受到困挠的医护人员该怎么办?

  肖劲松:在我们一直处于一种高压状态下的时候,一些心理问题是不外显的。但是当压力逐渐在退去的时候,它就逐渐地显露出来。现在好多人就问我这个问题:当我有压力的时候,我还好,现在没有压力了,是不是纯粹的得了心理疾病?实际上创伤的外显,它是有一定的延迟性的,所以要以一个寻常的心来面对它。

  显现以后我们自己就要观察,它到底对我们的生活工作影响多大?影响不是特别大的话,我们可以通过比如一些社交活动,比较迅速的可以解决。但是,对一些明显的影响工作生活,比如说晚上整夜睡不着,或者工作的时候没有精力,像这样的情况我们就要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来对他的状况进行评估,确定一个个体化的方案,来帮助他。大家不要有排斥,害怕的心态,不要认为这个问题会困扰自己很久,虽然它有一个延迟性,对大多数人来讲是暂时的创伤。(记者 杨森)

(责编:马晓波、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