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区域医疗中心存短板:人才引进难 分配不灵活

2020年05月29日07:25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区域医疗中心,期待政策赋能

农村区域医疗卫生中心,虽然能让越来越多的农民在家门口看上病、看好病,但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区域医疗卫生中心作为才发展起来的新生事物,在人才引进、绩效分配、职称晋升等方面面临许多难题。

人才难引进,医护年龄普遍老化

靖江市新桥城医院,是由原新桥和太和两家乡镇卫生院合并后,政府投资1.5亿元异地新建的交钥匙工程,硬件设施一点不输城市三级大医院。该院院长周建忠介绍,全院开放床位208张,今年受疫情影响住院人数少了些,去年上半年住院的病人非常多,甚至要排队,而全院职工只有202人,严重缺人手。“目前医院35岁以下的年轻医生没有,平均年龄超过40岁,而且连续多年没招到一位本科生,甚至出现有编制但无人报考的现象。”周建忠说,去年想招6位临床本科毕业生,当地人社和卫健部门跑遍省内外人才市场,结果没招到一个人。大楼、仪器设备有钱就能买到,但人才队伍不可能一蹴而就,多数毕业生不愿意到农村工作。

“临床医生人手不足,护士的数量就更少了。”周建忠说,按国家规定床护比应当为1:0.4,医院核定208张病床,光病房就至少需要80名护士,可目前全院只有50多名护士,除了门急诊、辅助科室、公卫护士岗位外,真正分配在病房岗位的只有30名护士。“护士上班像打仗,人手不够排班的。最忙碌的时候,护士下了夜班继续上白班,连轴转。”

基层卫生人才紧缺的窘境在苏北非常普遍。“特别是临床、放射、麻醉方面的医师更难招,而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再高档的仪器设备也成了摆设。”扬州宝应县氾水区域医疗卫生中心主任宋德宽说,以他们院为例,目前内、外科医师21人,其中50岁以上10人,40-50岁3人,30-40岁2人,人员梯队严重老化,年龄结构不合理。

据了解,江苏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现有卫生人员23.28万人,仅占全省卫生人员总数的1/3,与全国平均水平(33.2%)持平。全省乡镇卫生院卫技人员中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仅占17.12%,高中级职称人数仅占26.98%。经业务部门测算,目前全省基层卫生人员缺口总量在4.7万人左右,这与我省的经济、教育大省地位并不相配。

分配不灵活,“大锅饭”仍然存在

区域中心建成后,农村居民个人医疗负担和医保经费支出都减少了,然而基层医护人员工作量大增的同时,他们的收入并未“水涨船高”,基层医院绩效分配“大锅饭”现象仍然存在。

一家区域医疗中心负责人透露,原先的乡镇卫生院通过提档升级为二级医院后,条件好了、病人多了、业务收入增长了,医护人员工作量也比原先翻了2-3倍。但由于基层医院实行财务独立核算,职工收入与医院收入结余多少没有关系。去年底医院给职工发年终奖时,该院人均3.8万元,比其他乡镇卫生院只多6000元。不仅普通职工有怨言,就连领导心里也不痛快,“干多干少,干好干孬,差别不大,挫伤了大家积极性。”

宋德宽告诉记者,目前氾水区域医疗卫生中心业务收入仅能维持医院总支出的70%,还有30%的支出来源于财政投入。建议政府对区域医疗卫生中心与一般乡镇卫生院,在财政支持、基建投入等方面,3-5年内差别化对待,最好设立专项资金扶持,把区域中心扶上马再送一程,把好事办好。

南京江宁禄口区域医疗卫生中心主任朱锦生说,区域中心相比原先的卫生院,环境好、高档设备多,运行、维护成本自然加大了,其余如人力成本、设施设备投入、未知因素的刚性支出等政策性的成本也在增加,虽然医院业务收入逐年提高,但收入增长不能平衡成本增加的支出,加之今年疫情的影响,运行压力进一步增加。

晋升渠道狭窄,高级职称岗位少

基层医院医护人员职称晋升渠道也比较狭窄,高级职称岗位少,多人抢一个副高、正高岗位的现象比较普遍。有基层医院院长告诉记者:虽然省里有政策规定,基层医院高级岗位可按最高15%比例评定,但一些地方并未落实,人社部门只给10%。

朱锦生认为,如今老百姓对医疗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基层急需高素质的人才,“好不容易引进的人才,如果聘不上高级职称,就会想方设法向外地医院调动,影响队伍的稳定性。”

此外,在现行职称评聘体制下,职称评定与科研水平挂钩,基层医院所能处理的疾病,一般不太能帮助做科研,且基层医生最多做到副主任医师便很难晋级了。苏北一家区域医疗卫生中心有23人通过了副高、正高职称考试,但由于岗位数量限制,只聘了13个人,还有10人没有岗位,聘不上。

宋德宽也告诉记者:“待遇不高,前景暗淡,近几年每年都有1-2名年富力强的骨干医生‘孔雀东南飞’。建议上级能出台相关帮扶政策,引导鼓励区县级医院的成熟型人才下沉至区域中心,帮助基层解决燃眉之急。” (仲崇山)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