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宁芜铁路改造计划今年开工 征地拆迁需约36亿

2020年06月09日08:32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宁芜铁路搬迁应争取“一步到位”

现有的宁芜铁路。

宁芜铁路项目外绕示意图

近日,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官网发布了宁芜扩能改造工程征地拆迁费用研究及政策咨询竞争性磋商邀请公告。公告显示,宁芜铁路征地拆迁费用36.28亿元。那么宁芜铁路搬迁后,沿线路网如何缝合?土地空间如何利用?历史文脉如何保护与修复?沿线居民究竟何时能乘上地铁?扬子晚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最新公告

宁芜铁路改造计划今年开工

征地拆迁需约36亿

近日,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官网发布了宁芜扩能改造工程征地拆迁费用研究及政策咨询竞争性磋商邀请公告。

公告显示:宁芜铁路扩能改造(江苏段)工程今年开工建设。该项目江苏段线路总长58.454千米,总占地3840.49亩,估算总投资115.65亿元,其中工程费用71.85亿元,征地拆迁费用36.28亿元。全线按电气化复线标准建设,起于南京东站,沿仙西联络线及京沪高铁廊道,上跨秦淮河后,下穿南京南站北广场、京沪高和沪汉蓉等铁路、宁安铁路,并行沪汉蓉铁路向西北前行,引入古雄车站,终于江苏省界。

专家建议

宁芜铁路究竟给南京区域规划带来何种影响?

将南京千年文脉“一分为二”

“我们也应该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看待宁芜铁路给城市带来的影响,”南京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董事长、江苏设计大师杨涛表示,宁芜铁路穿越的南京老城区段,沿秦淮河两岸,是南京悠悠近3000年古都建都史的发源地。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令范蠡筑城于今南京中华门外,史称“越城”。越城遗址紧邻宁芜铁路北侧。巍峨的中华门瓮城遗址是驰名中外、具备申遗资格的明城墙的标志性建筑。与之呼应的洪武路—中华路—雨花路是南京六朝古都及后期南唐都城的中轴线,与宁芜铁路形成十字交叉。而明代朱棣皇帝为感念明太祖和马皇后而修建的大报恩寺塔同样紧邻宁芜铁路。其前身是东吴赤乌年间(238─250年)建造的建初寺及阿育王塔,是中国南方建立的第一座佛寺,成为中国的佛教中心。2008年,从大报恩寺前身的长干寺地宫出土了震惊世界和佛教界的世界唯一一枚“佛顶真骨”、“感应舍利”、“诸圣舍利”以及“七宝阿育王塔”等一大批世界级文物与圣物。宁芜铁路南侧是著名的雨花台风景区。雨花台曾是南唐高僧讲经的神坛,又是南京这座千年都城城门外的制高点,历朝历代乃兵家必争之地,发生过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雨花台原本与越城、大报恩寺、秦淮河等连为一体的。自从宁芜铁路修建后,千年文脉被一分为二。

宁芜铁路搬迁后应如何规划?

复兴文化,重塑经典,打造世界级历史文化经典场所

“宁芜铁路穿越了南京3000年古都轴线和文化长廊,串联了诸多世界级历史文化瑰宝。”杨涛认为,宁芜铁路的外绕搬迁,为复兴沿秦淮河两岸东西文化长廊,复原中华路—雨花路,中华门—雨花台历史轴线,重塑世界级历史文化名城的经典场景,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杨涛建议,该地段历史风貌修复,不仅仅要考虑宁芜铁路搬迁后,地面空间的缝合,还要关注到紧邻宁芜铁路的应天大街高架桥及其众多桥墩对于该地段景观、环境和风貌的分隔与不利影响。应该认真考虑和研究该区段局部高架桥改为地下隧道的可能性和技术方案。

此外,杨涛建议,该地区的城市设计及其相关联的交通规划设计,应该以该地段及周边地区(包括秦淮河两岸、明城墙、门东门西、雨花台风景区等)文物古迹遗产整体保护、历史文化风貌整体修复为前提,立足打造世界级历史文化经典场所这样的宏远目标。

宁芜铁路外绕方案能否进一步优化?

宁芜铁路搬迁应争取“一步到位”

杨涛认为,宁芜铁路搬迁后,地铁8号线和宁芜城际轨道快线(S2线),将极大改善沿线居民尤其是板桥新城居民的出行。

记者了解到,目前协议中的外绕方案是小绕方案,原因是为了将线路衔接到保留使用的古雄货站。古雄货站最大的用户是梅山钢铁厂。杨涛建议,考虑到梅钢已确定今后3~5年内停产搬迁,古雄货站存在价值很快会消失,那么,采用小绕方案的理由也就随之消失。“如仍坚持采用小绕方案,占据板桥新城南北中央区位的新建宁芜铁路势必对板桥新城及其搬迁后的梅钢厂区开发建设,对沿线居民的生活出行依然造成严重分割和阻隔。这显然是不合适、不可取的。”

杨涛认为,比较理想的外绕方案是利用已建好预留下来的南京南站和西善桥附近3处下穿通道,在西善桥附近二次穿越宁安城际铁路后,新建宁芜铁路线沿着宁芜高速公路西侧廊道,一直向南接入铜井站或江宁站。这样既避免了预留下穿通道工程废弃和二次投资浪费,更解决了宁芜铁路对板桥新城、梅钢地区的分割和阻隔。更重要的是为进一步优化老宁芜铁路道路网、轨道网,创造更加理想的城市空间提供了极为难得的机会。

市民看法>>

规划可广泛征求市民意见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不少市民也不断向记者发来对宁芜铁路的关心和思考。不少市民希望,宁芜铁路搬迁后的规划,也可以广泛征求市民意见。

“其实我最希望的,不是拆掉老的铁路,或仅仅保留一段老铁路,而是能用一种新的方式,哪怕做个两站路的通勤也可以。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后辈真正地感受到这段火车的历史。真正的文物,不是陈列在玻璃柜中,而是融入我们的生活。”有网友这样建议。(徐媛园 戎毅晔)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