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6国 江苏企业两员工“背”回3000多只“洋口罩”

2020年03月07日12:2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苏柏茹(左)、陆慧(中)为同事发放口罩。协鑫能源工程供图

装满口罩的行李箱 协鑫能源工程供图

3月5日9时,协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管理中心89位员工在例行体温检测后,分别领取了一只一次性口罩。细心的员工发现,与以往不同,今天配发的是医用外科口罩,颜色由淡绿色变成了浅蓝色。原来,这是来自大洋彼岸,由公司两位女同事辗转6国,从海外“背”回到苏州的“洋口罩”。

飞机落地 海关告知“武汉封城”

苏柏茹和陆慧,分别供职于协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供应链管理部和工程管理中心,两个人都喜欢旅行。2019年国庆节前,她们就规划了这次东欧、西亚之旅。

1月22日晚,两人从浦东机场起飞,开启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三国的旅行时间。按照计划,她们1月31日回国。

当地时间1月23日5时,两人飞抵阿塞拜疆。一看到来自中国的朋友入关,海关人员友好地提醒她们,“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已经封城”。“临行前,没料到疫情会发展到那么严重”,两人打开手机,亲戚朋友提醒她们注意安全,“国内口罩紧俏,如方便,请帮忙代购”的消息就纷纷涌来。

“当时真的惊呆了,在上海还风平浪静,没想到一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苏柏茹说,“还没开始玩儿,好几个朋友居然让我给他们采购口罩。”

1月24日晚,两人乘火车前往格鲁吉亚。入境时,当地海关和警察对中国游客格外关注;到酒店,两人的行程轨迹和健康状况被盘问得一清二楚,现场一度尴尬;再到后来,预定从亚美尼亚回国的航班突然被取消。这一场场经历,让苏柏茹和陆慧只得改变既定行程。

跨国旅行变“国际采购” 辗转6国买口罩

她们想到,亲朋好友都说国内“一罩难求”,那公司复工一定需要大批口罩,怎么办?两人决定,想方设法采购口罩,为家人同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但购买时,两人发现,随着疫情在国际传播,外国的口罩不仅越来越贵,也越来越难买,有些药店甚至对她们拒售。接连几天,两人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首都跑了十几家药店,仅仅凑到几百只口罩。

“既然回国的航班取消,假期延长,干脆多去周边国家碰碰运气。”在随后的一个多星期里,两人分头行动,苏柏茹前往伊朗,陆慧去塞尔维亚和波黑,采购更多的口罩。

一场跨国旅行变成了“国际大采购”。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是一座山城,个头矮小的陆慧,推着两只半人高的行李箱爬坡下坡,挨个搜寻药店,一家家求购。一天下来,把陆慧累得精疲力尽,晚上回到酒店,发现脚指头都磨破了。

和陆慧一样,身在伊朗德黑兰的苏柏茹也是满城张罗口罩。现场有的全买走,现场没有的,就跟店主人预约时间提货。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下来,两个人为了一只口罩,奔波在异国他乡,最终凑到了3000多只。

几经周折 最终“过”关

让苏柏茹印象最深的,是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由于这里不能刷任何国际信用卡,外宾购买物品只能使用美元现金。此时,她身上只剩40美元现金。

苏柏茹说,当时伊朗政府已经决定对所有药店的口罩供货实行管制,本国人都有限制,外国人就更难购买。关键时刻,她突然想到了一位平时有业务联络的伊朗朋友。很快,伊朗朋友赶过来,一边帮忙找货源,一边给苏柏茹当向导,几乎跑遍了德黑兰的大街小巷,并替她垫钱购买了1000多只口罩。“伊朗奇遇,让我一辈子都铭记于心。”苏柏茹笑着说。

就这样,苏柏茹回酒店打点行囊,1000多只口罩塞满了行李箱,只得取消了给家人捎带礼物的计划。

来到德黑兰机场,苏柏茹的行李被海关查扣,对方态度异常强硬:伊朗政府明确规定口罩不得出境。苏柏茹一下傻眼了,“当时真是急死了,一方面语言交流不畅,另一方面,眼看这么多天的付出就要化为泡影,不甘心!”

苏柏茹只得又拨通伊朗朋友的电话,再次向他求助。经过3个多小时的交涉,海关最终同意出关,但必须由伊朗朋友出具相关证明并个人担保。

苏柏茹久悬的心落了地,口罩成功出境。“登上飞机那一刻,心情就好像重获自由一样,终于可以回家了!”苏柏茹说,途中要到土耳其转机,原本10个小时的航程,因为出关受阻,最终用了30多个小时。

2月10日一大早,正是公司复工的第一天,两个人就把辗转6个国家“背”回的3000多只越洋口罩送到了公司。

3月5日,在2020年“三八”妇女节前,她们亲手把这批口罩发给了同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女同胞们把精心准备的防疫物资,发放给员工,既让员工们感受到公司大家庭的温暖,也让大家过一个有意义的妇女节。”协鑫能源工程副总裁、工会主席张海燕说道。(谢新文 常航)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