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老旧小区改造共谋共建 改到百姓心坎上

2020年05月15日07:13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共谋共建,真正改到百姓心坎上

  【编者按】

  顺应群众期盼,加快老旧小区改造,是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的民生实事。疫情之下,老旧小区改造的意义更为凸显。目前,全省各地改造工程陆续复工开工。这一轮老旧小区改造热点、重点、难点何在?本报今起推出“老旧小区改造观察”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疫情缓解,社区解封,四五月间,全省500个老旧小区综合整治项目陆续复工。

  从中央到地方,“老旧小区改造”被列入各级政府民生实事。2019年,全省推进320个老旧小区综合整治项目,130个省级宜居示范居住区项目,惠及居民25.3万户。今年,省政府将其列入2020年十项民生实事。与以往的小区出新工程相比,这一轮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居民获得感、口碑明显提升。从政府由上而下“要我整”,到居民全程参与“我要整”,居民与建设各方共谋共建,与家园共生共长,使老旧小区改造真正改到老百姓心坎上。

  民意优先,群众意见不统一不整治

  4月下旬,苏州市姑苏区里河社区,居民盼望良久的综合整治工程终于复工,道路拓展、划分车位率先施工,李俊山老人看着十分欣喜。李俊山、糜媚英等都是社区管理志愿者,前前后后参与多次交流会,他们的意见得到了充分尊重。

  统计显示,江苏2000年前建成、尚未改造的老旧小区有近4500个,建筑面积8183万平方米,涉及居民93万户。这些小区,占2000年前建成小区的一半左右。“家门口的工程”面广量大,很多工作如果不做早做细,后期将积重难返,因此各地普遍遵循“三不”原则:群众意见不统一不整治、违章建设不拆除不整治、长效管理不落实不整治。

  这样的原则来自经验,也来自教训。

  不少城市至今还遗留着这样的“出新”工程:小区十几幢楼,仅沿街楼面刷着鲜艳的涂料,与整个小区格格不入。南京市物业服务指导中心副主任童声龙说,以往的改造方案缺乏居民“点菜”的关键步骤,更多是由政府包干,未充分征求群众意见,容易吃力不讨好。

  定原则,定标准,定程序,定制度。89页的《南京市老旧小区整治工作精细化管理方案》中,“居民参与”贯穿全流程。在“宣传发动精细化管理”专门章节中,明确老旧小区整治工作应坚持民主整治、整治为民的原则。要求有专门的定点公示区方便居民查看,发放居民意见征集表,最少召开两次居民议事会,“根据实际情况,如群众反映强烈、现场复杂、意见不统一等,可继续召开居民议事会直至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苏州市姑苏区政协副主席、区住房和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朱依东说,姑苏区引入群众共建、共治、共享机制,搭建老旧小区整治沟通议事平台,鼓励街道、社区、居民、物业、业主代表、热心居民参与工程建设,同步建立临时党支部、居民质量义务监督组等临时性组织,督促建设单位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

  做加法要满意,做减法也要气顺

  “违章建设不拆除不整治”。3月以来,镇江市京口区对梭儿巷、东吴路76号电厂大院等存量违建进行集中拆除;润州区宝塔路街道继续对李家花园、运河路37号、东岳巷18号大院等存量违建进行拆除……

  给居民利益做加法,好谋;拆违是做减法,怎么“共谋”?南通市崇川区城管局局长龚培湘说,拆违天生就是个不满意工程,要让百姓心平气顺,政府要拿出暖心实招平衡利益加减法。

  崇川区一居民周先生,用钢化玻璃在一楼搭起20多平方米的阳光房,社区人员上门反复做工作,周先生一直犹豫舍不得拆。直到4月27日,他遇到现场检查工作的区长钱锁梅,经过充分沟通交流,也了解了区里的政策,第二天就拆掉了违建。

  崇川区住建局副局长曹建军介绍,2010年至2019年间,崇川区老旧小区整治累计投入9亿多元。今年计划投资4.4亿元,对14个老旧小区进行综合改造,改造标准从过去的每平方米200元提高到400元。社区干部给违建户做工作时常常这么算账:家门内,按100平方米算,相当于政府给你发了4万元红包;家门外,拆除违建有相应补贴;拆违后,小区环境和配套全部提升,在二手房市场更有竞争力了,这个红包是不是更大了?

  走进南通狼山脚下的中城小区,完全想象不出去年此时,这里违建处处存在。“但凡涉及每家每户的阳台、窗台、屋顶的整治,尤其是违建,一户一户谈。”狼山镇街道办事处主任孙亚栋说。2019年12月,中城小区完成整治。

  居民陆幼娣和周玉玲告诉记者,改造之前,社区干部一家家登门来征求意见,充分沟通,直到全部居民签字同意才开工。现在小区环境好了,房价也涨了,其他小区居民看着羡慕,都想要改造。

  共谋共建,共同缔造新家园

  4月29日,南通市崇川区学田南苑三喜花苑,小区68处违建拆除已近尾声。各家各户数量多、体量大的防盗窗、晾衣架,是下一阶段更艰巨的拆除工程。

  社区改造这样一个系统性工作,需要政府、专业力量和居民共同完成。因此,设计师、规划师、工程师纷纷走进社区。

  在南京老旧小区改造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凯盛设计于2019年进入南通。南通项目负责人郁工说,从首次进场勘察开始,通过走访、开会、街道搜集等方式听取居民意见,方案要修改十多回,为的是确保改造符合居民需求。三喜花苑的防盗窗大小各异,多家安装了“巨无霸”,有的宽如床面,“为了能把双人被平铺晾晒”;有的大如阳台,人能在里面散步。除了影响小区整体景观,还有严重的消防隐患。4月中旬,他们和居民面对面交流,最终敲定方案——拆除所有防盗窗,统一安装隐形金钢纱窗。晾衣架怎么装?“我们白天走访老人,了解到他们大多数要固定衣架;晚上向下班回来的年轻人调查,他们大多数要伸缩衣架。”最终,设计团队和住建、街道等方面一起确定了固定衣架,“因为晾晒衣物最多的是全天在家的老人,还是以他们的感受为准,这也符合老旧小区的特点。”

  整治后的苏州市三元二村,香樟绿树成荫,树下见缝插针安排了停车位、铺设了植草砖,消防通道畅行无阻,无人值守的非机动车库刷卡可进,垃圾分类亭、健身步道、指路牌、路灯、监控等设施一应俱全,管线入地。姑苏区城管委副主任倪俊在现场介绍,这样一个家园,是在地方党委政府的组织协调下,由居民和街道、社区、物业、志愿者,专业化的设计团队、施工队伍,住建、自然资源与规划、通信、电力等部门,群策群力、共谋共建的成果。

  本报记者 王晓映 刘玉琴

  陈雨薇 白 雪

  观察者语 >>>

  老旧小区,

  是谁的小区

  都知道老旧小区改造是民生实事,民心工程。但过去在老百姓的感受里,自己发言权不大。现在,问计于民、让居民共谋共建共管共享,写进各地老旧小区改造的制度章程中,可以说,政府部门实实在在认识到了,老旧小区,首先是老百姓自己的小区。它是所有决策的起点和归宿,也是民生实事题中应有之义。

  小区的改造,并不仅仅是小区里的事。小区美,则城市美。小区功能齐全,则城市细胞健全。因此,老旧小区改造不仅需要小区思维,还需要连片建设思维、城市全面更新思维。

  社区改造是个专业化的系统工程,仅一个小区,从空中到地下的管线就涉及十多家单位。无疑,老旧小区是全社会的。从过去的单项整治到如今的综合整治,其迭代逻辑正在于此。

  老旧小区改造,是政府政绩、设计师作品,更是老百姓的家,它需要百姓和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专业力量,一起写好一个“共”字,一个都不能少。 晓 映

(责编:唐璐璐、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